《李苦禅谈艺录》节选四
http://www.likuchan.com 2009-02-25 14:03:23 来源:李苦禅官方网站 编辑:忆苦
  八大山人的笔墨层次与变化形成了一种含蓄的节奏感——笔墨韵味。八大山人能臻此境,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,在他的笔墨中早有了书法的风骨。

  八大山人的运墨笔法,或如高山坠石,或如零破袈裟,或渖若浓烟,或淡若云山,或率意点厾或纵横涂抹,或轮辐排笔,由内及外,或先筋后墨,由外及里,其间,叶的俯仰反侧,诸叶之间的亲疏揖让,自可生诸笔端,一气呵成!

  八大山人的墨,我过去都是一块一块分析的。在杭州时,和潘天寿先生一起,在纸上先点几笔,干后在灯或窗前逆光而照,看谁的墨用得如烟云状为佳。

  八大山人的章法,大处纵横交错,大开小合,小处欲扬先抑,含而不露,张弛起伏,适可而止,绝不剑拔弩张。这样,自然的冲突中产生了和谐之感。

  八大山人的章法,字、画的黑白与印章搭配得当。一丝不苟,仿佛京戏的场面:一人出将,满台有戏;两人出场,顾盼生姿;众人武打,疏而不散。

  八大山人的取物造型,乃“意象”的典范。仅以点睛而论,以神之顾盼,或点在眼上部,或点在眼下部,或在前部,或在中上部,或合为一线者,并非如有人说的“白眼望青天”,造出来的。他有一幅折枝小鸟,是点睛与眼下沿位的——望地,有趣的是题词:“怪鸟人独看”,好像有先见之明似的。

  八大山人书法,写《兰亭》而参以篆意,生动飞舞,直逼《兰亭》原本,且有过之无不及。

  造型精简得不能再简时,“剩下”的这些形象则应当是最具有概括性的精微形象,否则,概括岂不成了概念化——野而空的乏味形象了。

  画有精品,有神品。精品可以功力得之,神品则功力不逮者固必不可得,而功力既具者亦不可必得。会须意兴所至,信手挥洒,心纸无间,笔墨契合,才情风发,妙造自然。以观此帧,殆近与欤?(题《兰花蒲公英图》)

  与皇家画院对立的即是在野画家,也叫江湖画家、处士画家或方外画家。他们并不求富贵显达,只是为个人生活,为群众服务(按:他常将写意画的知音称为自己的群众。),吃饱便是他们的生活欲求(甚至常常吃不饱),达官贵人去买他们的画,虽饼金不卖,画院诏他也常常屡诏不出。这是历代画史所常有的事迹,不胜枚举。他们写生、写意的画,多数流落在民间、乡村,毁灭亦殆尽??????

  事业之发展总有幸与不幸。幸者一帆风顺,锦上添花,意外收获与帮助不期而至,走到山穷又遇花明。而不幸者用尽血汗功夫,时被人排斥讽忌,甚至受到非理之抨击,使得业务“有劳动无生产”,以致恐颓萎,神衰意灰,生活惨淡,埋没在大好光阴中以终了事。如是者古今常规,时不乏人。幸者视不幸者,以为不合时务者应有之结果,而其语言行为亦为牢骚,其实这种看法不正确!幸者一举一动,名利双归,举手投足,群环拥之,花香鸟语,此亦古今既有之现象,“牢不可破”!真是多盲目!用耳不用目,吠影吠声者,比比皆是。(“文革”时之手稿)

  象物无忘圆宽,圆则活,扁则板。有时皆不论,造极最为难。枝欲活而蟠转,干欲圆而皴边。如蛇龙,如藤篆,不犯涩、不光圆。墨分五级,衔接混含。湿则油润,干则焕鲜。干则如湿方为正端。浓墨重染,经纬交参(按:即笔之方向纵横叠刷也)。形人物要在利合解剖,进则微离,头大身宽(按:即变形美)。纹则铁线,终则简笔,兼混描线。有般人谓“野狐禅”,实则自名知浮浅,慝有成见。细则是进度,粗则方发展。先粗而后细,文人墨消遣。先细而后粗,作家之规范。(《象物笔墨歌》之片段)

  书法当然是主观体会,体会其自然构造、自然规律。由此自然规律上去发展,自然字形飞舞活泼,没有支离别扭的现象发生。但不是任其自然不加思想体会。??????古代书法皆有其自然构造的韵律。

  苦者当求画外有画,笔外有笔。

  山水是天地间浩然大气所包笼者!

  交游,过浅俗者避之,骄傲者避之。

  意大利画家云,国画简笔写意画是天才作家之作风。(意大利画家表演笔墨归来记录)

  写鸷鸟要壮大其形,刚健其羽翮,方显其凶猛。但画鹰鹞则表其捷锐可也。画鱼生动活泼最难,作者多写成呆板若死鱼者。而画鲶鱼尤为难耳。写竹下石宜瘦简,只以外廓便得势矣!松下石如虎蹲状,以重拙为宜。兰下石以减笔小形为合宜,以不掩兰之潇洒为得势也。甲寅月于郊甸。

  作画力去??????庸俗粗野气,要在空虚,但忌在虚浮。笔墨虽重要,但不可泥守太过,过则板实矣!若活用之,当如天马行空,信飞行无阻矣!

  毕加索、马蒂斯、梵高,有追求亚洲(东方)艺术的要求。

  创作是要敢于冲。如王羲之那时,都写八分之类,但他冲开了,不管《说文》、六书,写成了“现代字”,所以千余年来人称誉之为“书圣”。他创出来了!

  松、竹、梅、兰、菊是文人画题材,无文,画之则俗气。

  高水平的艺术要讲美学。第一是美(指形式),第二是抽象的美(书法美),第三是道德的美(真、善、美)。

  画大画要看得远,要看到画外去。

  朱耷,以墨分五彩代替色彩,益感其画法高。??????其构图如铁铸,不可加减动摇。

  对作者,须观其画论,察其成绩。如欲知其论正确与否,察其画迹便可证明矣!

  人聪明我鲁笨,人一能之我十之,人十能之我百之,结果,能成功的!

  要求两个“超”字:一超时间,一超空间。如1977年之作品,群众赞称佳作,至1999年仍为群众所赞,在中国称赞是好作品,移至日本与欧洲仍称赞是佳作,我们要有如此坚决要求。

  今后注意:每作要“整”,“整”即包括协调、气韵、多样统一等等。作者心意整且静,方可做到“整”字。此近老年之追求,专精致一也!癸丑(按1972年)夏六月九日偶悟之。

  作画立意后,务先求技巧(多种技巧),不可先追求味道。味道是在技巧中经常体会积进之结果。此节要切实注意。否则如人发育未成,却学老翁佝偻踉跄之老态,技巧尚未窥到,而欲使画法登峰造极,是冥妄之想,须成年后才可问文人画法。

  功力出诸坚韧。一生努力如一日,不知老之将至,如此坚决,画事或亦近乎机矣!癸丑六月二十日下午偶感。

  读画,皆可横竖颠倒观之,变换内容而灵活用之。

  用墨要控制。一是泼墨,二是惜墨如金。一点之微,用墨如惜金,需要大量墨处,泼之犹为不足。此二者须坚决控制!

  创作愈多而章法亦愈多,由熟章法而创新章法。大胆试作,不可无自信心而退缩!

  因外光可以掩遮真实造型,破坏画面,有碍绘画艺术的发展,所以,欧洲著名画家追求到一定高度,也不要外光(明暗)。

  常写字,那么在作画时就可以不知不觉地用上。作画何以求书法?因为第一,画要雅,非雅即犷,雅为国画之要;第二,习书法,不仅可增强腕力,而且可使魄力雄浑,气势豪壮,一笔一画在不觉中尽可洗去凡俗野犷之气息,提高人之品质,令其高尚耳。此所谓陶冶性情,逸放胸襟者是也。

  ??????去时顺江而上,过三峡诸滩之险,返经剑门、巴山、秦岭,山原苍翠一片云,有原始森林,峻耸伟绝!爱祖国之心油然而生!(1950年之书信)

  现在燕儿在美学上下功夫,亦谓读书有法。(书信)

  百余岁弟企求得,其无他,要在书画作品更进一步耳。弟在早晨五点起床锻炼,希望寿高,画更上一层楼。(书信)

  “学如不及,犹恐失之。”录圣人语。八十六岁苦禅。

  苦禅老人垂暮之年常翻阅自己的藏书——浩劫后幸存的心爱之物。有一天他一面整理古书一面仿佛自言自语地对儿子说:“人家有钱的能给儿女留些钱用,有官的能给儿子安排个官当。这些咱都不行,我只能给你留下两样东西:一是藏书,二是人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