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李苦禅谈艺录》节选二
http://www.likuchan.com 2009-02-25 13:39:32 来源:李苦禅官方网站 编辑:忆苦

  “一招鲜,吃遍天”地去画写意可不行,要多方面修养,至少要读书、练字。

  作画欲进步固然要多听批语和指教,所谓“谦受益,满招损”是也。但也要有主心骨,不然,“筑室道旁,无日可成”,更不可一味迁就庸俗之见。从前有个天津小财主,请我画张“招财进宝的《喜上梅梢图》”,他说多出点钱,但要按他的意思画。他要下头画几只喜鹊,上头画一只喜鹊,上头的说:“伙计!都上来吧!”我一听俗不可耐,算了算了!我画不了,也不想挣这份钱。

  古人有一种精神值得学,就是对艺术严肃认真,当自己的生命去对待。这样的作品方能传世。否则,一时痛快,草草甩出,你名还题在上头,既对本人名誉不利,也对后人不负责。

  有名之士易妄自尊大,把劣作也拿出去当好的卖,把不通的话也写出去发表;无名之人则易妄自菲薄,把自己的佳作当废纸丢了,“下笔万言,立马可待”的生花之颖也藏在了囊中,羞于面世。

  有些高超的艺术可超越时间、超越窨的界限。宋朝好的画今天看着还好。中国人认为好的画,日本人、欧、美人也说好。

  别看不起“土老乡”的作品:虎帽、猪鞋、小兜兜、饽饽……我看要让毕加索和马蒂斯见准得叫好!

  大写意要怪而求理,写意画大师无不是怪得有理,“扬州八怪”,实则不怪,唯新兴于世,一时令人少见多怪罢了!

  心诚则灵,于艺术也如是。

  古代艺术常常是跟着宗教一起过来的,不可统统斥之为迷信。虔诚之心令其严肃认真,毫不掉以轻心,而尽其所长,倾其心血,创作出了不朽的艺术品!直到今天,仍可感到他们的艺术灵光,令人钦佩不已!

  金钱的圈子里只产生值钱的艺术,信仰的圈子里却产生伟大的艺术。

  有人说“雅俗”是阶级的范畴。不对吧!这是艺术上的词。“雅”为高度,“俗”为平庸。侯宝林看一幅临摹名家之作,说:“画倒是一幅画,就是看着不雅。即是此意。

  作画熟极而生,很老到。正如中国武术一样,练到高度,武的反而文了。你看“内家拳”的“太极”、“形意”,看上去慢、静、无力,但很不得了,不信你碰他一下,让人家发出去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!

  有人说,文人画家多爱喝酒,没酒出不来好画、好文章。我看这是很次要的。李白即使不喝酒也出好诗,平庸人不喝酒,头脑清楚也做不出来呢!要醉糊涂了,就什么也作不出来啦!学艺术要先在功夫上找。别尽学这个。

  无矛盾便无艺术性可言。戏剧如此,一出戏从头到尾没什么波澜起伏,台下早睡了。这种戏叫“温”或“瘟”。写字也讲“无往不复、无垂不缩”,纵笔也要有横劲。京戏的“子午步”、“弓字步”都是矛盾。连伸个“兰花指”,念白“你来看”,也是欲左先右,欲上先下地划空一圈才显得美,不然便发僵。大写意从章法到用笔都极讲矛盾。

  大师极热热擅于以少胜多,复杂的题材到了八大山人手里难而不难。我见过一幅他画的《八仙过海》,几笔就一个人物,很是凝炼有神啊!

  小画布局严谨了,放成丈二匹也一样严谨。心中无数,仅想以大取胜,往往不是画画,是爬画----爬到哪,画到哪,爬满了算,退远一看:大花被面一幅!

  写意画是高度的艺术,需下很多功夫,没个好体魄难以完成。宋代王希孟画得那么好,可惜才活到十九岁!齐白石老师画到60岁还没达到他自己的要求。到70以后几经“变法”才达到了今天看到的伟大成就。故而悲鸿先生曾说:“白石老人若六十而殁,则淹没无闻矣!”因此要练身体,同时也是练意志。

  我土里生土里长,一生坎坷不平,练就个蚯蚓的命----剁过八瓣还能活下来,还干自己的艺术。

  孔子说过,“饱食终日,无所用心,难矣哉!”生命要不与民族艺术事业联系起来,享大寿有什么用?徒耗老百姓种的粮食,于心何忍?

  我现在85岁,笔下的东西够不上我的要求,再下些功夫,到150岁时大概就能接近我的要求了吧?

  此碑当为北魏之峥峥者。笔画方园兼出,鈎脚内圆外方,无一笔不三折,视此颇不平正,但字之间架结构无一字不具严正之规,体之形神结构与《瘗鹤铭》似同一系脉。唐李北海盖脱化于此碑,宋黄庭坚《观海诗》、《论经诗》,曩曾临摹过,字多方画,结构极其伟健磅礴,统其结构之精,稍下《文公碑》一等也。然尽可多摹数种,庶几全澄处可获得耳。再则此帖体兼容分隶篆草,以之作书法基础,结合诸体无不适合者。拓工早且精,可珍存用之。(《郑文公碑》跋)。

  鲁公气节可撼岳,书亦如之。(《颜鲁公帖》跋)

  后碑泐甚不可辩,未知是否《高灵庙碑》碑阴?前则方笔,后则圆画,拙致如出一辙,如常读之加以体会,一似败壁陈纸,久审观之,山川峰峦,来龙去脉,幻变如真,陈于目前胸次矣。习此帖者,何独不然!励公又识。(《高灵庙碑》跋)

  《云麾将军碑》,多谓其斜欹行草,实则正是北海佳处,否则便无风神。而苏长公可谓善学北海者也。此帖极工甚佳,当非帖估所为,墨色黝润,笔锻清楚,可永用之。(李北海《云麾将军碑》跋)

  胆愈大心愈小,智愈圆而行愈方。诚哉是言!作画亦然,可三复是语。(题《柳塘苍鹭图》)

  画欲熟巧不易,欲生疏亦甚难。(题画)

  青藤(徐渭)是文人画的代表,造型“不准”,是靠自己的灵感画画。

  画画,开始要具体,到后来就应思想飞扬,不要太具体。

  你对它(指画中的花鸟鱼虫)热心,它对你也热心,你对它冷淡,画出来也自己无趣味。

  人道我落后,我处亦自然;待到百年后,或幸留人间。

  (按: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,闻人说大写意画是“思想落后者”所为,愤而作《风雨雄鸡图》,愤题此诗。“文革”浩劫中此作印行于“造反派”的“大批判”小报上,而原作下落不明。)

  持趋炎附势、阿谀奉承之道者,皆不畏政局沧桑,国家生变,虽改朝换代而妙执此道不移,生活境遇皆可优于芸芸百姓,更优于鲠直坚贞为国为民者。然以此通身媚骨混迹于艺林,则下笔便无骨气,张口便有刁气,行为便有习气。其余,若俗气、傲气、铜臭气、薄气与小气皆会应运而生矣!我平生最喜之古今之作品,乃多有侠气、豪气、逸气与傻气者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