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山国石刻文字初拓记
http://www.likuchan.com 2010-04-14 16:06:50 来源:李苦禅官方网站 编辑:忆苦
  (注:作者李燕,1988年秋写于首都)  

中山国石刻,此石近发现于河北平山县,系古春秋时代中山国之石刻,或更早。燕儿拓数纸, 此其一也。丁巳春正月苦禅题。

  在“文化大革命”结束前夕,我被第二次送去接受“改造”,地点是石家庄干校。其间,偶听得当地友人谈及,在不远的平山县,发现了春秋时代的古墓,并言及那里有一块大卵石,上有石刻文字云云。这立即使我这颗敬祖追远之心为之一动。我连忙自制了简单的拓印工具,并由当地一位部队友人提供了一辆吉普车。驱车往平山县的七汲公社,终于见到了存放在农具库的那块大卵石。此石较平的面刻有篆书两行,计十九字。据当地人说,此石来历不凡,原是一位农民在抗日岁月发现于此地小丘上的,他无意中看到石头下边露出字迹,翻过来始见全貌。他认定这是祖先遗物,万万不能落入日寇之手,于是赶忙拉来马车,运回家中,埋藏起来。时下老人将此石献给了国家。这实在是一件爱祖国爱文物的义举。我当即抓紧时间拓了约六份吧!因此,我这些中山国刻石拓片便成了珍贵的“初拓本”了!

  对于此石刻成的年代,有人认为它略早于原先公认为“中国最早石刻文字”的秦国“石鼓文”,有人认为它略晚于“石鼓文”。但无论如何,在当今所有的中国石刻文字拓本宝库中,中山国刻石文字的初拓本理当列在老祖宗的头排地位,这是无疑的了!本人得此亲手初拓的机遇,诚乃文缘大幸也!

  此石的文字,要比“石鼓文”更难认识,因为“石鼓文”系秦国文字,秦后来统一六国文字时,多参照秦国文字定型,故相对来说较易考据认识。但此石文字尚属未统一时的地方文字,所以认识难,本人非文字专家,谨以浅见薄识将管窥心得陈于读者,以供参考,更企指教。

  该石十九个字是“监罟右(囿)臣公乘,得守羔,其齿将曼,敢谓后乎?稽首。”拙释如下:“监”,监管也。“罟”网也。“右”通“侑”,例如《周礼》“以享侑祭祀”;“侑”通“宥”,例如《管子》:“文有三侑,武毋一赦”;“宥”又通“囿”,例如《吕氏春秋》:“夫人有所宥者”;“囿”是畜养禽兽的园地,例如《孟子》:“文王之囿方七十里”。“臣”,官职也。“监罟囿臣”即监管贵族家狩猎与畜养动物园地的官。“公乘”,疑系此官的名字。“得守羔”,即得任“守羔”的职务。“守”,掌管也,例如《左传》:“山林之木,衡鹿守之”;“羔”,小羊也。春秋时代,“羔”是上层人物挚礼之物,《礼记》云“凡挚……诸侯圭,卿羔。”由此可见,此园的主人地位当不在“卿”以下吧?“其”是表示揣测的语气词,例如《孟子》:“其无后乎”。“齿”,门牙也。“将”,副词“且”、“又”也。例如《诗经》:“将恐将惧”。“曼”柔细之美也,例如《韩非子》:“曼理皓齿”(柔美的皮肤肌理,洁白的牙齿)。“敢”,冒昧之意也,例如《左传》:“敢布腹心”。“谓”,告诉也,例如《韩非子》:“楚王谓田鸠曰……”。“后”,以后也。“其齿将曼,敢谓后乎?”即:“是否(羔羊)日后能长得齿足而且皮毛柔美?请问(上苍)能告诉我吗?”“稽首”,叩头及地之礼也。

  综上所述,这件石刻文字的内容,是在日趋“礼崩乐坏”的当时,一位管理园囿的小官,在私下卜问的记录。故既具历史价值,更具无可替代的书法价值。此石文字的行气、结体匀整清秀,类乎金文。

  此拓本我交予先父苦禅老人过目时,老人把玩良久,援笔题道:“此石近发现于河北平山县,系古春秋时代中山国之石刻,或更早。燕儿拓数纸,此其一也。丁巳(1977年)春正月苦禅题。”

  不久,我即将此石拓本一份交予当时的文物管理部门。当我再见到它时,它已遵列“甲级文物”了,正陈列于故宫博物院展厅,我与观众只可隔栏远观而不可近抚矣!又岂能再拓?由此,我益感亲手初拓的中山国刻石文字多么可珍可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