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假画
http://www.likuchan.com 2008-04-09 16:23:32 来源:李苦禅官方网站 编辑:YOYO

  (注:作者李燕,第九、十届全国政协委员,画家,此文发表于《市场与鉴藏》)

  假画,古已有之,今也有之,日见盛之,无人管之。何以无人管?原因明白又乏人理之。

  假钞有人管,是因为第一事关众人切身利益,人人喊打。第二有法可依。第三有专门人员依法行事,顺蔓摸瓜,掏窝打点儿,一旦得手,有据在即,自可量罪判刑,言不二话。

  假画无人管,则原因殊多,甚而不清不楚阴阳交错。故难以快刀斩乱麻,又谈何容易?这第一原因在于无法可依,至今没有直接相关的法律是针对造假画而订的。无法可依又怎能随意定罪?无罪可定又焉能抓人?昔日听说有位造假画的年轻人,被假画名款之真主告到某局,这位年轻人即被拘留,但数日后也就释放了。细究之,造假者并未犯法,而告者与擅自拘留人家者,如果依法追查的话,倒是犯了法。道理很简单,你首先没有定造假画的法律依据,擅自根据那位画家的个人意图去拘留人家,反而有违法治原则。或曰“应该抓造假画的”,可是法治原则是不能从“应该”出发的,因为这个“应该”没有依法的前提而只有个人“认为”的“依据”当然不能成立。再细究,这告人的人本是与拘留人的人有私交,才演出此剧的。事久,告人者因为社会地位聚变,大不如当初风风光光矣!故虽亲眼看着满地摊他的假画,也无法再重演上剧矣!察其缘故,是无法可依在先,而人情炎凉变异之殿后所至也。

  第二,鉴定假画的“铁律”日下难觅难定。情况又有如下细目可分。

  (1)有的名家之作是炒起来的,显名高价而艺术技巧本来平平,故仿之极易,甚至有假的赛过真者,并不乏于地摊与画店。有附庸风雅者自愿上钩,而无怨无悔也。

  (2)有欲送礼办事者,不愿太“出血”又要送名家墨迹的大礼,便自然要买便宜的“名家真迹”;见定价之低,明知是“高仿”(时下对假字画的雅称、“高级仿制品”之简称)也要买下,那深一层的原因在于,他已探明接受礼品的官儿是“文化大革命”时期文化断层过来的“二百五”画盲。当然好蒙、好骗,便以假字画换他真办事了!再说,这“二百五”接受了假字画,风风雅雅地挂在中堂,也很难有人去说破的,这原因很简单;凡是看不出来的自是没话可说,有说的也是逢场作戏地拍上两句,那用意和夸主子的叭儿狗与小猫是一个传统。凡是看出假的,也不爱招官儿扫兴,还是办完事走人为上,何必多嘴?于是这假字画就成了“皇帝的新衣”——光光光矣!!

  (3)有的画家在倒运时卖出的画,不值钱,后来画走红运了,画价陡涨。于是后悔当初手松,便有意否认市上的“流失”原作,或放出风去“都是假的”,或当面否认之,唯经自手出售者方可认定真迹也。

  (4)有的画家是在某种政治气候下画的东西,时过境迁,在拿出来殊感面红耳赤,便出白脸怒目而责之为假,似乎也不无可能。

  (5)有的画家之作,在两三位权威鉴定家眼中结论不一,各执己见,无法统一,也令判者不能断言人家是否造假。

  (6)有的善良人建议用公安侦察的验笔迹手段来鉴定字画真伪,实际也不易,因为有的画家因不会写毛笔字而请别人代为题字,又如何让笔迹统一于作者呢?

  (7)假鉴定家和不够资格水平的鉴定家非止一二,天平不准又怎能量准东西份量呢?我亲见一本齐白石大画集,上面有大大的鉴定硬伤,令我大吃一惊(比“惊”过也)!硬伤在于一不认得行书字竟误释其文。二不看白石老人大篇题字正在言明该画系无名氏所为,却硬标其为白石老人之迹。三不具文字的基本语法原则,竟有鉴定书上主、谓语大错的!四误将行政级别“转帐”到鉴定级别上去,犯了知识苍白而妄言鉴定的错误。

  (8)有的虽有鉴定家的身份,却乏应有的职业道德,收了鉴定费则随出画者左右书据做保,也是乱市之一宗。

  (9)虽有鉴定字画的眼力,但无人保护其人身安全,也令大家不敢讲真话、辩真假。索性事不关己少说为佳,以明哲保身矣!

  综上所述,要杜绝造假画,应当综合治理,大要有:

  (一)具体立法、详细立法,方能依法管理与惩治。

  (二)培养鉴定人员,要考核通过者方可上岗。考核不可繁琐学究化,大可硬碰硬地考:直接面对一批已经鉴定的真假画,独自鉴定,然后验其准确比率,以定其资格可否上岗鉴定,这里要不迷信名画家、名书法家,因为当书画家和当书画鉴定家并非一回事,行家自明此理,我无须多絮。

  (三)采取保密鉴定,不要多家当面“会诊”而要“单线联系”,以利安全。

  (四)平日作风、品格有不佳反映、记录者,不能进入鉴定家行列。

  (五)加强有关职业道德教育。

  (六)以各种媒体普及艺术鉴定的知识,有普及才有提高,遂可令造假者日子难过也。

  (七)平日说话有不讲信用表现者,不管他是否作品的作者,均不宜参与鉴定,如参与,也不可作为鉴定依据。
  (八)如果不能落实以上数点办法,则最好任其自然,靠“生态自然调节机制”而自生自灭,自拔自汰。否则,完备的空话要比不完备的自然调节还有害。

  本来真不想对这个古已有之的固疾说什么,只因有本界老同学执意催促发表拙见,才拉拉杂杂地写了上面一堆字儿,这写的不敢认真,这看的也就不必太认真了吧!因为人人都有不可克服的“历史局限性”和“地位局限性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