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尚老《回忆苦禅老人》的回忆
http://www.likuchan.com 2008-04-09 16:20:22 来源:李苦禅官方网站 编辑:YOYO
  (注:作者李燕,此文发表于1999年8月6日人民政协报)

  今年适值先父李苦禅百年诞辰,不少他的老友与学生都回忆起了苦禅老人。尚老(爱松)的回忆文章也引起了我对先父的一缕回忆,今录于此,也算是对尚老之文的小小诠释吧!

  苦禅老人一生常讲:“施人甚勿念,受施甚勿忘。”他一生不知帮助过多少穷困同胞,更冒死帮助过他的抗日同志们,但他并不爱谈及这些去表功。可是,他对于帮助过他的友人,竟牢记终生。一次他出门前叮嘱我说:“凡有上了年纪的人来家找我,你可要好好接待,说不定来的正是患难年月救助过我的老朋友呢!如果人家是为要我的画来的,可一定要记在本子上,别忘了!”所以,苦禅老人感谢尚老以画答谢,自在情理之中。

  苦老一生存不住钱,除了过去资助革命工作和一生好帮助贫困的开销外,凡有点儿余钱就爱跟知音友人同享共酌,畅叙胸怀。文中所及魏隐儒系其早年学生,抗战时曾被一起逮捕入狱,故侥幸出狱后已从师生之谊成为生死之交。此日他来造访,又有尚老在,苦禅老人当然高兴,聊天共饮!

  苦禅老人一生对老师感恩有加,永远尊敬。“文革”中不畏压迫,决不批判齐白石老师,却在被迫写的“揭发”中为齐老师评功摆好—如实交代!因此平日不爱直呼老师齐白石与徐悲鸿的姓名是很自然的表现。

  苦禅老人对待周围同事朋友,从来不会在政治风潮中人云亦云,落井下石。他坚持对人对事要实事求是,凭正义良心对待一时倒霉的人,不会只顾个人政治利益而违心地对同志炎凉变态,对观点朝秦暮楚。尚先生文中提到的江丰同志,苦禅老人从不以个人恩怨待之。他认为他并非人不好,而是他有他不同的观点,为这成了右派实在冤枉。当中央美院的史军同志来家告之江丰同志突逝的信息,苦禅老人老泪夺眶,忙起身提笔,说:“我要给江丰写挽联!”他觉得江丰同志恢复名誉不久,却匆匆去世,实在令人难过。

  以上言及苦禅老人对自己的同志友人是那样的爱,但令一方面他对民族的敌人却是非常恨的。“七?七”事变后,他参加了地下抗日工作而遭到日寇的怀疑,遂被逮捕入狱。可是,他在28天的严刑拷问下一字真情况也不讲,只破口大骂并高诵文天祥的《正气歌》,但求一死成仁。后虽侥幸出了虎口,但仍以卖画暗中资助地下抗日,直到胜利。所以,苦禅老人一生,受到了人们广泛的尊敬,把他视为中国知识分子传统优秀品格的典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