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国学国画与人气》
http://www.likuchan.com 2008-04-02 18:12:18 来源:李苦禅官方网站 编辑:YOYO
  【注:2005年夏月于清华大学】

  (注:作者李燕是苦禅大师之子,现任清华大学美院教授、第九、十届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社会经济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、李苦禅纪念馆副馆长)

  凡带“国”字的名词和称谓,都有神圣或庄严之义,非同一般。例如“国魂”、“国格”、“国旗”、“国徽”、“国学”、“国剧”、“国画”以及“国学大师”、“国剧大师”、“国画大师”等等。皆不可轻率待之,因为这一切的人文内涵,是维系国家民族正常生存和发展的精神软件。所以,凡有所涉及,必应出以公心——社会责任心,恭肃庄敬以待之,研究之,评论之,保护发扬之。

  仅以国学而论,实乃中华传统文明大体系之研究的总称。由于历史的原因,近半个多世纪以来,国学不振,人才寥寥,后继乏人。尤其“文革”浩劫导至人文环境每况愈下,以至如今虽有“筹建国学院”的呼声,却立即发现了“国学师资难觅”的严酷事实。再看“国画”,也称“中国画”,在五十年代一度被取消而代之以“彩墨画”。以后又多次遭逢以“水墨画”等其它不伦不类的名词,妄图取而代之,实在是国学淡化——民族文化自尊心弱化的表现之一。殊不知国画之本质内涵乃是国学,离开了国学之本,妄称“国画”就当然“国不国”了!无本之木悬乎哉!却又要赶时髦“与国际绘画接轨”,而人家的“画”早已肆意到“轨不轨”的地步了!很难接,接不上,倒很正常,偶尔接上了,后果只有两种可能:一是“跟屁虫”,二是“撞车腚”。不少亲历亲见吃此大亏者方恍然大悟——“回归中华传统”。然而离国久了,回国说国语都会发音不纯的,久失国学而欲旦夕复得,又谈何容易?相对容易做的,只有在两条路之中善自抉择:其一是正道,如老子所言“君子图难于易”,“圣人不为其大故能成其大”。作出真正的国画很难,但可始于易——从一点一滴的国学知识上下功夫;《易经》有言“易则易知,简则易从;易知则有亲,易从则有功;有亲则可久,有功则可大”。但这须虚心学习,刻苦钻研,大器晚成,如种人参,当然不如发豆芽菜见效快,但可久可大。另一条是邪道。比萨斜塔“正不出名斜出名”,本是建筑师失误的典型,做人作画可不宜效法!然而当今有成批成捆从海外“来料组装”略加包装的“新理论”“新作品”,把“理”说得令正常人千思万思不得其解,如此指导下的“作品”也令“正常视觉失去了自信”,亲不得也!却仰仗财力和媒体等势力说得“头头是道”。这倒让我想起了孔子的教导:“道不远人,人之为道而远人,不可以为道”。《尚书》又说道“玩物丧志”“玩人丧德”。(耍弄器物会失志,耍弄人则缺德)在当今的世界,分明是以强凌弱,以富欺穷,却以冠冕堂皇的“道理”操控国际间的政治、军事、贸易和“文化”等等,却被政客们说成“国际游戏规则”,这实与“玩人丧德”何异?人类创造的“规则”和科技等等机巧,正在异化为危害人类的东西,其恶果提醒了人们,要返本归真,并且开始觉悟到“以人为本”才是人类行为价值的首要之义(古贤早已提倡此义)。于是,渗入艺坛的那类远人的邪物邪道正在失去人气,已遭到越来越多观众的疏远和厌恶,反之,对中华民族传统的真美善之艺术正在恢复亲和与好感。孔子说:“众恶之,必察焉;众好之,必察焉”。凡与众人有关的事,必须要明察之,察什么?察大是、大非,察丑恶、真美。为什么?为人!孟子说得最根本,最干脆:“无羞恶之心,非人也;无是非之心,非人也”。

  李 燕

  2005年夏月于清华大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