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习习总书记讲话有感 李燕为艺坛建言数则
http://www.likuchan.com 2016-01-08 10:19:50 来源:李苦禅官方网站 编辑:忆苦

  习近平总书记近年的一系列讲话伸张正气,甚得民心。现仅就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谈几点建言,以抒感受之万一。

  一、艺坛必反腐,扶正在袪邪

  习近平同志主持党中央工作以来,“打虎拍蝇”之决心与力度着实空前。但因多年来,社会上已形成了大大小小的“腐败生态链”,文艺界也陷于其中,且更为昭著。官本位、钱本位,拉帮结派;“协会”衙门化,院校宗派化,权钱交易,暗箱选举,掌控舆论,操作职评;滥竽充数,委身依附,阿谀“恩公”;“官系”美展,巧立奖项;退休权不休,另立新单位,甚而生活腐败,不一而足。美术界尤须采用中医传统良方“扶正袪邪”,去严重脱离社会之邪,脱离群众之邪,脱离中华民族优秀传统之邪,无限张扬所谓个性之邪,过度崇洋迷外之邪……

  二、长袖善舞,谨防形式主义

  多年来,凡有领导重要指示下达,各单位必有响应,或开会,或研讨,但“响应”有真有假,“执行”有诚有虚。而上级指示的真正实施,若有损于某集团的私利,必阳奉阴违,娴施对策,况且文艺界较其他界长袖善舞,“响应”及时登报,发言“热情洋溢”,甚而立时以书画糊墙,演出铺地,一切皆“导演”,“演员”皆默契,虽彰声光色,观众已麻木。列宁曾说过:“形式主义地执行上级指示,是对抗上级指示的最佳方式。”孔子教导说,要“听其言而观其行”。文艺界的各级领导应以“三省吾身”为主。若动真格的,务必要有“无内定成员”的群众真正参与,有关上级的广泛研讨。否则,过场戏很容易“圆满闭幕”。

  三、勿以“西”唯美,警惕“心理战”

  “美育”和“丑育”皆有潜移默化的社会功能,大唐张彦远早已明示后人,绘画的职责在于“成教化,助人伦,穷神变,测幽微,与六籍同功。”,即绘画对社会应起到德育与智育的辅助作用,其功效不亚于“六籍”。先父李苦禅老人,一生强调,“做人做事要追求真善美,营造真善美之社会。”然而境外总有别具用心者,以市场诱惑为手段,以滥造“超前美术理论”造雾霾,通过伪文化艺术,企图改变我们的正常审美价值观,甚至人生观、政治观。令人瞪目的是,国内竟有“人物”与院校,亦将此种异类纳入美术教学与理论导向。最甚者,将1917年西方美展的一个尿池子当成创新楷模,正面宣扬,导致学生也画了一幅男便池,陈列于名牌大学的“优秀作品展”中。宁不知乎?屈原早有批判之词“腥臊并御,芳不得薄兮!”更有劳民伤财,破坏我中华人文环境者,把中国乃至首都,变成了西方“建筑大师”任意试验之地。被民众斥为“钢坟头”“铁裤衩”者屹立要津,又有个“中国美术馆”新馆方案破土在即,全然是两个巨大汽油桶与立方砖头之丑状,毫无中国文化细胞,全然是污染正常中国人视觉的超级洋垃圾!苦禅先生说:“历史上凡欲亡一国者必先亡其文化,令国民认贼作父,数典忘祖。”汉朝有位文学家的话,可摘用此处以批之:“霜露所均,不育异类,姬汉旧邦,无取杂种。”不亦宜乎?建议中宣部、建设部与文化部强化检查审批职能,多听取老百姓的意见,多听各方面专家的意见,特别是仗义直言敢讲真话者的意见。

  四、钩沉补缺,力挖传统

  从当年“打倒孔家店”到“文革”的“与一切传统观念彻底决裂”,造成了我中华文明传统的极大断层,留下了民族文化虚无主义的无穷遗患,除了盲目崇洋迷外,就是对优秀传统文化的否定,由此造成了社会道德下滑,国人对祖先五千年文明非但知之甚少,反而盲目批判。殊不知,其中的精华是列祖列宗留给我们乃至全人类的精神珍宝。今欲建议,全面梳理新文化运动,以至“文革”与改革开放后的各种“新思潮”、“新概念”之类,以澄清国人的思想认识。真正的创新,是在实实在在地学会、学懂传统的过程中,水到渠成的结果,而绝非刻意“打造”的献礼工程。由此,自然能够逐渐形成中国人以民族文化为自豪的信念。

  五、力排铜臭气,勿以天价作人价

  当今拍卖市场上卖得越贵的当代书画家,就越是“一流”、“大师”、“巨匠”,其作品也是“办事儿好使的礼品”。一批正常观众全然不懂的东西,甚至恶意丑化中国人形象的作品,屡上天价,报章跟风吹捧,炒作哄然成风,却乏人剖解其中诡密。误导之下,鱼目混珠,虚火上炎——市场“繁荣”,民众上当!更令年轻学子引颈效仿,乃至社会上下以天价作人价,不分美丑与高下。大唐张彦远批得对:“时人贵耳贱目,罕能详鉴?!”马克思指的明:“在珠宝商眼里,他看到的是价值,而不是珠宝的美。”

  小结

  因本人家庭环境及从事的工作,长期处于艺术圈内外,对其跌宕起伏,深有感受,以上五则,言未尽意,如有机会,还愿继续建言。

  ①文艺界和与文艺相关之界,也不是“以法治国”的界外之地。若不从法治之大纲下手,则难以“纲举目张”。古人说过治国如治水,第一道河堤是德治,第二道防堤是法治。

  ②否则,当重温某庙楹联:“天下事,了犹未了,何妨以不了了之。方外人,法无定法,然后知非法法也。”(文/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李燕)